小学考试网

    爬雪山过草地越过艰险天地宽:更喜岷山千里雪

    来源:http://www.chuaichai.com 发布时间:2020-09-12 点击数: 176

      雪宝鼎,岷山主峰,海拔5588米!站在垭口远眺,峰顶白雪皑皑,直刺天际。在眼中,这是一座圣山。当年,毛正是看到这番胜景,留下诗句“更喜岷山千里雪”。

      这是何等的情怀,又是何等的。长征苦,最苦在过雪山和草地。雪山茫茫、草地莽莽,红军在一次次跨越中,也用脚板底越过艰险,走出道的天地宽。

      从成都出发,大巴一颠簸向北行驶7个多小时,记者来到“红色古城”松潘县。一高山险峻、层峦叠嶂,抵达松潘时平均海拔已达2800米。下车时,记者便感觉有些头痛和憋闷,有了明显的高原反应。休整后,来到松潘城外17公里处的川主寺镇,那里有一座“金碑”,在岷山山脉的群山之上着红军的长征。

      这座碑,是位于元宝山顶的红军长征。它不同于地区修建的纪念红军长征某一事件或某一战斗的建筑,而是一座铭记红军长征胜利的总。

      松潘,是红军长征的重要。《长征》诗词中的岷山,也是红军过雪山和草地的象征。红军长征碑园管理处副处长孙格勇告诉记者,松潘背靠岷山,岷山主峰雪宝鼎就在松潘境内,为岷江的发源地,而且当地面对着松潘大草原,位于雪山和草地的交汇处。红军长征的24个月时间里,有16个月在松潘所属的阿坝州。著名的毛尔盖会议就在松潘,确立了北上的方针,为长征最终胜利奠定了基础。可以说,在松潘建,最能体现长征,意义也最深远。

      1988年,按照、的决定,更喜岷山千里雪红军长征碑园破土动工,并在两年后对外。记者近日来到这里时,当地正在进行闭园,同时筹备“红军在四川”图片展,将在10月份以全新的面貌迎接长征胜利80周年。

      记者“破例”走进碑园,纪念馆进门处便是一幅300平方米的巨型油画,画有连绵起伏的雪山和一望无际的草地。1800平方米的展馆内,主要以图片和文字方式,记录长征的整个过程。其中,有一句话这样写道:“雪山草地,是红军长征中经过的自然最为恶劣的地区。”

      的艰苦,记者已有感受。从碑园走出,通向的是长长的木质楼梯,去,海拔不过从3100米上升到3400米,记者便感到气喘难耐。不过,到达峰顶,近距离瞻仰“金碑”,更觉壮观。

      “金碑”碑身高26.5米,为三角立柱体造型,用仿金材料亚金铜贴面。每面上方镶嵌一颗红五角星,象征三大主力红军坚强团结。碑顶,有一个高14.8米的红军战士铜像,他一手举枪,一手握花,双手高举成“V”字形,寓意欢呼长征胜利,而汉白玉基座象征雪山,墨绿色磨石地面象征草地。每年,有上百万游客来此参观,大家也把它誉为“中华第一金碑”。

      长中的红军渡过大渡河后,被高耸云端的大雪山挡住了去。孙格勇介绍,长征中翻越的雪山,主要位于松潘周边的川西北一带,多在海拔4000米以上,终年积雪,空气稀薄,山高谷深,气候变化无常,对红军是极大的。“我们这里的昼夜温差最大能有25度左右,晚上也就四五度,哪怕是在夏天,雪宝鼎上也会下雪。”孙格勇说,“红军过雪山时,不少是整班的倒下。”

      山,时任红二师四团三连支部,他的女儿刘苏芳向记者展示了父亲的回忆录,其中这样写道:“从瑞金出发时,我穿了一套打了补丁的军装,还打了几双草鞋。几个月的行军打仗,粮食早吃光了,衣服也穿破了,都变成了布条挂在身上。进入雪山、草地,既看不到一个人,也见不到一粒粮食。过雪山时,我找了一块破羊皮,用绳子捆在身上抵挡雪山的寒流。草鞋早就穿烂了,脚也烂了,小脚指头烂得骨头都露出来了,地痛。我就从衣服上撕下几块布条包裹在脚上,崴着脚,行军。很多干部、战士冻死在雪山,饿死在草地。”

      刘苏芳向记者透露,父亲后来一直念叨着一个叫“刘大个子”的老乡。“这个人是班长,身材高大,和父亲一样都姓刘,也是江西人。在雪山上,父亲看到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鼻子和眉毛上都是雪。父亲就喊他‘刘大个子,快走啊。’可是,他已经冻僵了。”

      事实上,当时的红军大部分都是身穿单衣,而且他们很多来自南方地区,从没有经历过这样高海拔的严寒天气。后来过草地,他们同样很难适应。孙格勇说,当时穿越的草地主要在川西北草原,约1.52万平方公里,海拔约在3500米以上。草地上不仅雨雪、冰雹来去无常,而且草甸下泥潭密布、河沟交错,稍有不慎就会被吞没。刘苏芳回忆道,她的父亲曾说,在草地上有几位战士饿得走不动了,他把切成几段煮给大家吃,捡了一条命。

      今天,曾经的雪山和草地,很多已为旅游景区。不过,它在当年却了无数勇士。阿坝州党史研究室的研究表明,红军三大主力在数次过雪山、草地期间,非战斗减员至少在万人以上。

      “红军都是钢铁汉,千锤百炼不怕难。雪山低头迎远客,草毯泥毡扎营盘。”这句长征组《过雪山草地》的词,生动再现了红军挑战自然极限的顽强意志。在孙格勇看来,红军之所以能取得最终胜利,更喜岷山千里雪就如词中说的那样“理想高于天”。“这种,就是明知困难重重,依然要竭尽全力。这源于一种,支撑着他们勇往直前。”

      1999年,山去世,享年91岁。这位戎马一生的老人,去世时为济宁军分区司令员。更喜岷山千里雪他一辈子给子女的要求是:多学习,不浪费,为了真理和主义,一切。

      “坚定的理想,不畏的,长征带给我们文化自信。”江苏省委党校党史党建教研部副主任张加华,结合习总的“七一讲话”表示,践行红军,要不忘初心,艰苦奋斗,继续前进。

      在松潘,记者感受到这样的,正激励着后辈不断攀登。经营旅社的松潘人董卓告诉记者,松潘现在进行退耕还林,主打旅游牌,再加上虫草、菌类等特色种植,人们的生活越过越红火。如今,当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已由2010年的1.6万元提高到2015年的2.6万元。未来,松潘交通的“短板”也将被拉长。从成都到的成兰铁正在修建中,将来坐火车从成都来松潘,不到两个小时。

      

      日概况关于网招聘招聘英才服务合作加盟供稿服务网站声明网站律师信息呼叫中心ENGLISH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B1-20060139

      信息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72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7]9786-1126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京)字258京ICP证000006京公网安备008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原文标题:爬雪山过草地越过艰险天地宽:更喜岷山千里雪 网址:http://www.chuaichai.com/a/hanjiazuoye/2020/0912/1513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