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考试网

    春雨梨:潘妃:花香雪海

    来源:http://www.chuaichai.com 发布时间:2020-09-14 点击数: 139

      梨树是豫西、晋南、陕东地区主要果树之一,栽培历史悠久,种类繁多,适应性强,产量高并且稳定,营养价值高。每年都能够给果农带来可喜的收获。更吸引人的是梨花:每当大地褪去冬的臃肿(雪化)、绽露出春的嫩绿时,潘妃那漫山遍野一望无际、典雅洁白的梨花都会适时地扮靓故乡大地。

      梨花,没有姹紫嫣红的富丽,也没有婀娜多姿的娇容,但它却是率先报春的使者之一。一夜春风来,千树梨花开。梨花绽放不是零零散散、羞羞答答,而是争先恐后、无拘无束、爽爽朗朗地盛开,瞬间形成一片恣肆的梨花潮,似拍岸的浪花飞溅,似朵朵白云铺天盖地,似漫天飘舞的雪花挥洒,香浪芳涛,兴澜扬波。一簇簇质朴洁白的梨花,带着清香醉人的芬芳,把明媚的春光凝聚成一片白色的海洋。压枝欲低,连阡接陌,皑皑如雪。诚如古人云“晴雪翻空是梨花”。梨花的素洁淡雅,靓艳含香,风姿绰约,真可谓“占断天下白,压尽花”。

      梨花,还成为果农获得收益的新源泉。为了提高的质量,减少资源的浪费,每年春季,果农都要进行疏花,把疏下来的花朵进行再加工,做成菜肴,非常受游客的欢迎,成为春游客必点的佳肴。

      宋代词学大家周邦彦虽然是南方钱塘(今浙江杭州)人,但是在北宋都城汴京生活甚久,也非常喜欢梨花,作有一首《水龙吟梨花》,笔力矫健,词境恢宏,是一首为人所称道的杰作:

      “素肌应怯余寒,艳阳占立青芜地。樊川照日,灵关遮,残红敛避。传火楼台,妒花风雨,长门深闭。亚帘栊半湿,一枝在手,偏勾引、黄昏泪。

      别有风前月底。布繁英,满园吹。朱颜退尽,潘妃却酒,昭君乍起。雪浪翻空,粉裳缟夜,潘妃不成春意。恨玉容不见,琼英谩好,与何人比?”

      首句描绘出梨花亭亭玉立于艳阳的绿草地上,接着把境界再扩大,“樊川照日,灵关遮,残红敛避”,“樊川”是西汉武帝时期长安附近一片很大、梨大肉多汁甜、历史悠久的老梨树园,后被唐明皇征用,作为皇家教坊教唱戏曲,这也是人们用“梨园”别称戏曲的根源。“照日”,乃“日照”之倒装,为与“遮”作对。“灵关”是一座山名,大约在今天川滇交界一带;“灵关道”是古代连接川滇的主要交通要道,那个地方的乡亲们自古有夹道种梨树的传统,树多遮。“樊川”、“灵关”,都是一片雪白梨花,残春落红,均敛迹避去。这三句,用豪放之笔,勾画出一极壮阔的空间。清明节前二日为寒食,不举火,唐俗清明这天取榆柳之火以赐近臣。“传火”指清明日,“楼台”代指近臣家,即韩翃所称五侯家,这四字合时间、空间而成境界。“妒花”出自杜甫诗《风雨看舟前落花绝句》:“春寒细雨出疏篱,风妒红花却倒吹”。“长门深闭”出自唐代隐士刘方平《春怨》诗意:“寂寞黄昏春欲晚,梨花满院不开门”。这一段中每句都切时令暮春,前人诗句,而能袭古弥新,使梨花的形象更为鲜明。最后以情结束上片内容,“亚”字作“压”解,动词,省略主语梨花,“帘栊”指居室的户帘及窗牖。“亚帘栊半湿”,应解为半湿的梨花树枝压窗牖上。周邦彦常用这种“拗句”作提笔入情,成为一篇之“警策”。白居易诗云:“闲折两枝时手”。《花间集》薛昭蕴《离别难》:“偏能勾引泪阑干”。词人化用一诗一词之意,提为“一枝在手,偏勾引、黄昏泪”,“泪”前加“黄昏”,点明时间,此泪乃伤春之泪、怀人之泪,此中有人,呼之欲出。

      下片出人意表,用“别有”二字急转,变换境界,以雄健之笔,宕开写去,用唐明皇以汉武帝梨园旧址,选子弟教法曲之事,创造一个新的境界。“风前月底”,只四个字,把当年明皇梨园的风流韵事作高度概括,“布繁英,满园吹”,想见当年梨园里梨花香雪,丝竹管弦,何等兴盛!紧接用三个四字句:“朱铅退尽,潘妃却酒,昭君乍起”,再渲染梨花的洁白和梨花的性格。第一句喻其。第二句将南齐东昏侯潘妃引入。史称潘妃颜色洁美,却酒不饮,红色不上脸,保持其洁白本色,以衬梨花之白。第三句,借琴操昭君有“梨叶萋萋”之句,便以昭君这位历史人物的美丽形象来作比兴。这一韵和上片第一韵同是运用拟人化手法,至此,就梨花本身传神写照,已无须再多言之。故下一韵起忽然转从对面落墨,于比较中见之意。首先拿来对比的是李花。李花也是白色的。韩愈有《李花赠张十一署》诗云:“风揉雨练雪羞比,波涛翻空杳无涘(si,水边)。”宋代王安石有《寄蔡氏女子》诗云:“积李兮缟夜,崇桃兮炫昼。”作者由此化出“雪浪翻空,粉裳缟夜”二句,谓此李花“不成春意”,自不足以比梨花。以一“恨”字领三个四字句:“玉容不见,琼英谩好,与何人比!”白《长恨》用“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来形容杨玉环的容貌,又以“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说她的死,取其句意,作者这里暗指杨贵妃已再也见不到了。“谩”在这里作“徒”或“空”解;“琼英、玉妃”在这里都是双关语,指雪与人,最后感叹说,梨花的标格无人可比。

      武则天的曾侄孙武元衡作有一首《左掖梨花》,对梨花的赞颂也常真挚:“巧笑解迎人,潘妃晴雪香堪惜。随风蝶影翻,误点朝衣赤。”

      元代文学家、教育家邵亨贞作有《清平乐梨花》词一首:“绿深窈,疏雨黄昏悄。门掩东风春又老,琪树生香缥缈。一枝晴雪初乾,几回惆怅东阑。料得和云入梦,翠衾夜夜生寒。”

      苏东坡《东栏梨花》诗云:“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惆怅东南一枝雪,人生看得几清明?”

      今人周卫(不详)作有一首《清平乐梨花》,平实自然,道出了许多人的:“年年春里,总为梨花醉。柳绿桃红莺语碎,怎及素云裹翠?韵清压尽群芳,身白盖断雪芒。待到金秋,八方佳客来尝。”

      今夜,雪落三角地(豫西、晋南、陕东),大地一片白茫茫。瑞雪兆丰年。我伫立在窗前,想象着来年春风细雨中,枝条脆嫩金黄,琪树生香,梨花白雪,桃红柳绿,莺燕语;更希望金秋时节,人们品尝佳果时的惬意。

    原文标题:春雨梨:潘妃:花香雪海 网址:http://www.chuaichai.com/a/hanjiazuoye/2020/0914/1514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