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考试网

    马步芳的这个旅长为找到一枚金月 !韩起功 !亮一座城挖出一种

    来源:http://www.chuaichai.com 发布时间:2020-09-13 点击数: 121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等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原标题:马步芳的这个旅长为找到一枚金月亮,一座城挖出一种“怪人”

      此地人有点怪,被称“长人骨”,于右任在此捡到一块砖,汉字

      提示:两个传说如出一辙地告诉了人们这样两个字:生态。于是,被很多人揣摩不出答案的黑水城的消失,对我们来说已经不再是什么秘密。一座城池或者一个小国,建了被毁、毁了再建,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也是人力可为的。但是,当生态被毁,水源断绝,即使再大的城市或者再大的国家也只有消失。黄沙掩蔽黑水城的容颜,其实是这个广阔的世界留给我们的警示。

      

      公是通往临泽方向的,北是一边沙滩,长满了红柳,是国家重点公益林,红柳的脚下是细软的沙,能想象出这些沙在起风时的样子。南是甘州西城驿林场管护站的一片公益林,与北不同的是,这片公益林用土墙围了起来,长度在1-2公里,甚至更长。我们不知道这中间的具体原因,但可以肯定的是,用墙这种古老的方式防风护林是再也好不过的了。

      墙与公并行,墙内林木的枝桠不甘寂寞地伸出了墙外,无声地告知着我们,墙内是一个郁郁葱葱的世界。前行不久,我们便在一处墙根下看到了“黑水国遗址”的文物碑,但从哪里进入却成了墙留给我们的一个难题。再前行,没有发现门,只好折回。随后,我们才在这道长长的墙上找到了一,进入,见到一位妇人,这才知道我们已经错过了去黑水国遗址的入口,还需要向回走。

      

      其后不久,我们在公的转弯处看到一道彩门,是黑水国遗址项目工程搭建的,依然在南,有一条沙石从这里通往在林木的下通往被遮蔽的远处。沿沙石前行,我们看到在道的两边均有文物部门立下的黑水国遗址的界桩,采挖。这时候,伴随我们的实际上已经是延绵不绝的沙丘了,但因为沙丘上沙生植物的存在,我们置身的却是一个充满绿意的世界。登上沙丘,我们看到了沙生植物脚下踩着的是泥土,在以前的文字里我们说过,在纯粹的沙地里是不可能种植成活林木的,所以,压沙造林便成了河西地区人进沙退的唯一办法。

      一片片的家园、一方方的绿色都是最初用土压住沙子的结果,然后才有了林木与绿色。我们不敢肯定这是新中国成立后民勤人的发明,但可以确定的是,这种方式在河西是随处可见的,它很笨,但没有什么比这笨更能解决问题的了。在黑水国遗址的绿意里,与其说沙丘上压的是土,还不如说压上去的一代代河西人辛劳的汗水,在汗水里晶莹剔透着的是他们追逐绿色家园的梦。

      黑水国遗址位于张掖西北12.5公里处,南北长15公里,东西长10公里,是新石器时期的古文化遗址,为全国重点文物单位。遗址内有汉代墓葬群,约4平方公里。这是一个不小的范围,而将我们引入这个范围的除了那些林木还有一枚远古时期的月亮。

      

      《史记·匈奴列传》中说,匈奴人有敬拜日月的风俗,“单于朝出营,拜日之始生,夕拜月”。大单于要代表族人每天早晨敬拜太阳,夜晚敬拜月亮。同时,他们“月劢壮则攻战,月亏则退兵”。就是说,匈奴人在作战前要看星象,月圆时则进攻,月亏时则退兵。这其实是一种对于大自然的,匈奴人甚至把这种延伸到了军事。透过这枚月亮,我们看到的是遥远年代里的匈奴人对于自然的。

      在我国的古籍里,有着月氏人“被服饮食言语略与羌同”的记载,而他们在史籍里要比匈奴人早一些。虽然再上溯,我们不能确定河西走廊最早的土著少数民族到底是谁,但在黑水国遗址这个地方,传说分明让我们把月亮与月氏人联系在了一起。

      韩起功,生于1901年,青海循化人,字玉山。撒拉族。行伍出身。陆军骑五军、第八十二军军官训练团第毕业。他是马步芳手下的一个铁杆。1931年4月,马步芳由扁都口过祁连山兵进河西,驱走盘据在张掖的马仲英,河西的地盘尽归马步芳。时马步芳任新编第九师师长,韩起功为其麾下第三旅旅长。就从那时起,韩起功旅开始驻防张掖。

      

      从1931年到1941年,韩起功在张掖待了10年时间,,累累,称“张掖王”。除大肆民财,盗取文物珍宝,这个“张掖王”还砍伐祁连山林木,对当地生态造成了严重。

      祁连山中有丰富的林木资源,从清朝起,就严禁砍伐山林。韩起功成为“张掖王”后,祁连山的森林就成了他的摇钱树,一次次派兵进山滥砍乱伐。1937年3月,韩起功一次就派出4个营人马,由张掖龙首堡黑河口和民乐的大都麻、酥油口、小都麻口进入祁连山,在冰沟台、大小鹞子沟滥砍乱伐,仅大都麻一处就砍松木15万株,在黑河口砍伐22万株,各处也不下10万株。所砍伐的木料,皆于次年夏天黑河水势涨大时由水道运出,在周围各县销售,其财。1939年又再次派兵在大都麻进行一次性砍伐,致使林区变成了光山秃岭,造成川区干旱缺水,影响了农业生产。

      斫斫伐木声就这样响彻在祁连山历史的天空里,但韩起功的行为还不至于此。张掖是丝绸之上的重镇,有许多珍贵历史文物。韩起功对文物珍宝当然不会放过,不择手段大加盗取。例如张掖金塔的金顶,大内的明代大钟和金塔六角亭鼎,都被盗运至青海,后来下落不明。

      

      1938年,想钱想得着迷了的韩起功突然调动工兵营,打着修筑公的旗,在黑水国遗址大肆开挖。韩起功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听到了这样一个传说:从前,有一个牧羊人在黑水国附近放羊,他的一只牧羊犬每天一到黑水国就不知去向,牧羊人觉得非常奇怪,想弄个明白。有一天,他悄悄跟随牧羊犬到了残破的城垣下,只见牧羊犬钻进了一个水洞,他也随着钻进去,原来洞里像一个,每一里都堆满了金银财宝,一直走到第九,也是最后一,见正中方桌上摆着一个金月亮,牧羊人欣喜若狂,想把金月亮带回家,可是,当他刚一拿起,室内顿时一团漆黑,怎么也找不到出口。他只好放下,室内又恢复了光亮。牧羊人出洞后,做梦都想取回金月亮,但一夜之间,风沙埋没了所有一切,他再也找不到进口。

      很显然地,韩起功是冲着传说中的那枚金月亮而来的。今天,人们已经不能完全和确切地知道韩起功的这次挖掘对黑水国遗址的有多大、都挖到了些什么,对此,当地文献的记载是仅挖出的汉砖就在修时铺了7公里面,而其盗得不少珍贵文物,仅陶器就装了数卡车,使黑水国遗址的庞大的汉墓群遭到严重。同时,韩起功还挖出了一些与众不同的古人遗骸,他们的胫骨远远超过一般人的,当地老百姓把他们称之为“长人骨”。

      

      然而,韩起功的并没有引起当时的。直到三年后的1941年,时任院长于右任巡视河西后,韩起功有张掖的黯然落幕。当年9月,在张掖南关,于右任遇见数名老人跪于街心,头顶状纸拦车,声泪俱下韩起功的。

      韩起功听到此事慑于长的威名,颇为恐惶,送给于右任从黑水国遗址中挖出的两只古陶罐,并在罐中装满了砂金,用红布蒙住罐口,贿赂。于右任察觉后,当即,拂袖而去。

      韩起功从此胆颤心惊,不久,他便被马步芳调回青海罗家湾,削去了。据说,韩起功撤离张掖时,在四乡征调了数千辆大车,并从祁山掠来的成群牦牛,为其运送财物粮食,连续几个月才拉运完毕。

      

      于右任虽然没有收取韩起功的贿赂,但在黑水国遗址他却意外捡到了一块砖,后来,他把这块砖写进了自己的诗里:“沙草迷离黑水边,何王建国史无传。中原灶具长人骨,大吉铭文草隶砖。”还为诗作了这样的注解:“甘州西黑水河岸古坟占地十余里,土人称为‘黑水国’,掘者发现中原灶具甚多,遗骸胫骨皆长。余检得大吉砖并发现草隶数字。”

      今天,考古学给予黑水国遗址的专业答案是:“丝绸之”上的驿站,距今有4000多年的历史,是集汉唐古城、史前遗址、古遗址、古屯庄、古墓葬为一体的庞大的甘州“历史古籍”,也是集古代人文风光、沙丘、湖泊、芦荡、湿地为一体的河西“特色画册”。

      关于“长人骨”人们的普遍说法是月氏人,而汉文化在这里的堆积一直延续到明代。一个地方,就这样属于不同的族群,但不管是谁,来到这里都进行着相同的繁衍生息,只是人们最初对自然的、对月亮的变成了某些人的熏心利欲,黑水国遗址也因此有了阵阵伤痛。

      

      面对黑水国遗址的城墙,我们想得更多的是月氏人。黑水国因黑河而得名,也因黑河而盛衰。相传,黑水国遗址很早以前是个很大的湖泊,后来逐渐干涸,形成了一块巨大的川地。匈奴人移居这里时,划疆为“小月支国”的国都就在此地。然而,月氏人最早是从哪里来的呢?

      “三危”是古代对青藏高原的一种称呼,也是史载中最早的敦煌地名。《清史稿》记载:“:禹贡三危之地。韩起功在四川、云南徼外,至京师万有四千馀里。周为西戎,汉为西羌。唐为吐蕃,其君长赞普。至宋朝贡不绝。”

      相传,上古时帝尧因儿子丹朱行为不检,故而把帝位禅让给舜。当时居住在河南南部至湖南洞庭湖、江西鄱阳湖一带的三苗部族比较强大,他们也反对禅让。丹朱就联合三苗起兵,与舜争夺天下。舜派大禹领兵,禹在丹水一带打败了三苗,三苗君主被杀,丹朱不知所终。叛乱被平息后,舜帝将三苗族人迁徙到西北的三危山(敦煌东)一带居住。其后,三苗以危为姓,称危氏。

      这也让历史学家为月氏人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出处:敦煌,大约在四千年前,三苗族就在这里繁衍生息,他们在这里过着狩猎、游牧的生活。今天的敦煌大地上那个时候的文化遗存,韩起功出土有新石器时代的石刀、石斧、石器、陶罐、陶钵。在三苗族之后,有三苗族的羌族、戎族在这里生活,再之后是羌戎族的——月氏人和乌孙人在这里生活,是敦煌古代的土著居民。

      

      在这里,月氏人和乌孙人成了羌戎族的。他们生活在今张掖以东地方,乌孙人生活在张掖以西,包括敦煌在内靠近祁连山一带的地区。秦汉之际,月氏发展成为月氏一个比较强大的民族,靠近他的邻居乌孙人就经常遭受到月氏人的,乌孙族的首领也被杀了,大部分乌孙人搬离了河西,于是整个河西地区几乎被月氏独占。

      到了公元前176年左右的时间,发源于河套阴山一带的匈奴人入侵河西地区,带兵想月氏发动进攻,大获全胜,月氏大部分退出河西地区,迁徙到伊犁河上游一带,征服了那里的赛种人,留居下来,史称“大月氏”。有一部分不能去的月氏族,仍留在敦煌、祁连间,史称“小月氏”。

      在黑水国遗址,小月氏就这样成了一枚传说中的金月亮,月亮消失,他们在韩起功的盗挖里变成了“长人骨”。历史虽然没有为我们留下他们的具体长相,但在东汉时,人们依然能看到他们的影子。

      

      中国古代,北方少数民族与中原民族间仿佛一直是不太信任的,而中原王朝采取的“”也少有成功的,但邓训是个例外。

      邓训(40年―92年),今河南新野人,东汉官员出身名门 ,他的女邓绥是汉和帝的皇后。 因为有着远大的志向,邓训不喜欢文学,常被父亲责怪。后来入朝为官,邓训喜欢施恩于人,礼贤下士,士大夫大多归依他的门下。公元88年,护羌校尉(汉代在羌人居住区专门设立的)张纡诱杀烧当羌(古羌人一部)迷吾等人,因此羌人各部落都非常,谋划想报仇,朝廷很担心这件事,大臣们推荐邓训替代张纡为护羌校尉。

      然而,见汉军军容严整,不敢轻举妄动的羌人就想到了一个损招——把帮助汉军作战的小月氏人的老婆孩子抓起来,让他们无法与汉军形成合力,进而投靠羌人。

      

      邓训的护卫说:“那就让这些胡人自相好了,我们坐收渔翁之利!”

      邓训说:“不行。我们这些当兵的,吃着国家的皇粮、花着国花的银子,就得给老百姓办事。现在,凉州的百姓性命岌岌可危,我们得想出万全之策才是,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把小月氏人推出去。以前,小月氏人对我们不满意的原因,都是因为我们对他们的爱护不够。我们为何不趁现在他们处境危急,用来安抚他们!”

      于是,史上感人的一幕发生了:邓训打开城门,将城外还没有被羌人抓起来的小月氏人部落里的妇女儿童、老人小孩全都迎进了凉州城,并给这些人提供住所。邓训甚至把自家的屋出腾了出来。随后,他派出军队各个城门,以小月氏人的安全。

      小月氏军人看到这一幕后,纷纷跪倒在地,地叩着头说:“汉朝以前常想让我们与羌人相互争斗,现在邓校尉用信誉来对待我们,在我们危难的时候,开门我们的妻子儿女……以后,我们只听邓校尉您的命令,您指到哪儿我们就打到哪儿!”

      

      羌人一看“报仇”的事没了指望,只能撤军。邓训从小月氏军人中抽调了其中年轻勇敢的几百人,留在自己的部队中,让他们给自己做护卫和随从。

      此后,邓训同样将“”用于羌人。之前,羌人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即是一些老年人得了病,因为医疗条件差得不到救治,痛苦得受不了,常以的方式结束生命。邓训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将羌人部落的一位重病人“抢”了过来,决心要医好他的病。

      那位重病的羌人开始时并不配合,。邓训就把他抓来绑好,不给他刀子,派医生为他用药治疗。不几日,羌人就被医好了,康复了的他觉得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神奇事,回到部落后情不自禁地当起了邓训的“义务宣传员”,而邓训这边也开始不断一些羌族病人,并为他们医好了病。

      如此一传十、十传百,邓训成了很多人的“救命”,人们再说到他时,没有不感激的,很多羌人部落也因此投降了汉朝。邓训借助这些羌人的力量,最终打败了羌人首领迷唐,使其归顺朝廷,河湟以及河西地区由此太平,汉朝威信极大地建立起来。

      

      公元90年,因南匈奴请求,汉朝任窦宪为车骑将军出兵北匈奴,窦宪深知邓训少数民族工作做得好,就朝廷请求派邓训与他同行。邓训不愿和窦氏族人亲近,以自己上了年岁为由。

      随后,窦宪从凉州等地抽调月氏人、羌人等少数民族的军队,把他们编入自己的大部队,一起参加了北匈奴之战,正是这支多民族军队最终彻底击溃了北匈奴。

      公元92年冬,邓训因病死于任上,时年53岁。《后汉书》:吏人羌胡爱惜,旦夕临者日数千人。戎俗,父母死,耻悲泣,皆骑马呼。至闻训卒,莫不吼,或以刀自割,又刺杀其犬、韩起功马、牛、羊,曰:“邓使君已死,我曹亦俱死耳。”前乌桓吏士皆奔走道,至空城郭。吏执不听,以状白校尉徐傿。傿叹息曰:“此义也。”乃释之。遂家家为训立祠,每有疾病,辄此请祷求福。

      

      意思是,不管是、百姓还是羌人、小月氏人都很爱戴邓训,早晚来哭吊的每天有几千人。

      那些羌人、小月氏人有个习俗,即是他们的父母去世,都以悲哀哭泣为羞耻,都骑着马唱叫喊。但当他们听说邓训去世,没有人不大吼长,有人甚至用刀子割自己,又自家的狗、马、牛、羊,悲伤地说:“邓使君已死,我们也一起去死吧!”而在邓训先前任职乌桓校尉的地方,下属与百姓听说邓训去世的消息后,都要前来这邓训吊丧,以致城中人都走空了。巡防的士兵抓住那些人不让他们走,并将此事报告给了校尉徐傿。徐校尉叹息感叹地说:“这是深情呀!”便了他们。后来,凉州的百姓们家家为邓训立祠位,每有生病,就在邓训祠位前求福。

      这是历史留给我们的一段民族佳话,在彼此信任、彼此关爱、彼此尊重里,只有民族平等、民族团结,没有民族隔离、民族歧视。这也是小月氏人留给我们的最后的历史背影,它让我们知道小月氏人已经融入中华民族中。这更是一种力量,和平的力量,民族融合的力量。然而,在黑水国遗址,面对小月氏人传说中的金月亮,我们更加感受到了另外一种力量的强大。

      

      隋朝时,有个叫韩世龙的大将驻扎黑水城,一天黄昏,一位皓发白须的老人来到古城,两手空空,却沿街叫卖“枣”、“梨”,呼叫过街,便杳然消失。人们大惑不解,报知韩将军,韩世龙觉得奇怪,但很快悟出神仙指点,须要“早离”。于是当机立断,率领军民连夜弃城而去,果然半夜狂风大作,摧城拔屋,一夜之间,城池便被风沙掩埋。

      元末明初,明朝大将冯胜率军在河西走廊黑水城的元军,将城边的弱水河筑坝截流,导致城内水井干涸,守军弃城突围,官兵或战死或向明军投降。而筑坝导致弱水改道北流,致使古居延海干涸。由于当地降水量仅为37毫米,蒸发量却高达3706毫米,在如此干旱的条件下,绿洲由于缺水而消失,沙漠蔓延,居民外迁。

      两个传说如出一辙地告诉了人们这样两个字:生态。于是,被很多人揣摩不出答案的黑水城的消失,对我们来说已经不再是什么秘密。一座城池或者一个小国,建了被毁、毁了再建,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也是人力可为的。但是,当生态被毁,水源断绝,即使再大的城市或者再大的国家也只有消失。黄沙掩蔽黑水城的容颜,其实是这个广阔的世界留给我们的警示。

      

      金黄的沙枣与银色的沙枣树叶飘落一地,红柳在空隙间不失时机地站出来,与沙枣树还有杨树一起凝视着远处的农田,在那里,农民种上了白菜,是麦熟之后的又一份收入。一辆卡车满载而去,留下一尘烟。近处,林场的人们正将玉米和高粱置于院中凉晒,阳光下,红色与点燃了我们的视线。在凉晒的院子附近有一条流过丛林的水渠,麻雀等西北地区常见的鸟类在枝头叫个不停,丛林的前方是一块宣传牌,:森林资源,共建绿色家园。

      这话从黑水城的岁月深处走来,总结了历史,也关照着现实。羌人也好,也罢,我们都需要的。(文/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文标题:马步芳的这个旅长为找到一枚金月 !韩起功 !亮一座城挖出一种 网址:http://www.chuaichai.com/a/liunianji/2020/0913/1513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