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考试网

    你爱这个国家这个国家爱你吗?-我爱我

    来源:http://www.chuaichai.com 发布时间:2020-02-14 点击数: 149

      你爱这个国家,这个国家爱你吗?。你爱这个国家,这个国家爱你吗?

      你爱这个国家,这个国家爱你吗? 你爱这个国家,这个国家爱你吗? —李娜的讲话发人 深省最近,网球运动员李娜说自己打球不是为了国家的讲话 引起网民的议论,有的,有赞同的。我爱我国家者说她不爱国, 在我看来,李娜夺取冠军,实现个人价值就是最大的爱国, 而那些经常把“爱国”挂在嘴边的人,并不真正热爱这个国 家和它的。在他们那里,爱国成了的工具,成 为他们鱼肉乡里、百姓的机制。当他们祭起“爱国”这 面旗帜时,自己勿需付任何代价,却可收获由它带来的一切 好处。他们无须为国家的前途焦虑,更无须为大众的状 况忧心,他们经常挂在嘴里的无论“”也好, “群众” 也罢,不过是只具统计意义的抽象数据。 要让热爱国家,首先要热爱。犹太民族热爱以色 列,是因为以色列承诺过自己的国民“即使全世界都抛弃了 我们,我们绝对不会抛弃自己人。 ”所以,当自己的士兵冰 凉的倒在戈兰高地而没有回到祖国怀抱的时候,他们不 惜再次发动集团冲锋,更多人倒下而换取那一具冰冷的尸 体。当中国对日本宽容大度到连赔偿都不要的时候,他们不 惜工本天涯海角全球追捕,让的灵魂得 以安息。当中国对印尼华人的不闻不问的时候,小 小的以色列不惜花费巨大代价前往营救在遥远的非洲土地 上(乌干达)遭劫持的,当英勇的突击队员 倒在歹徒的下时,他们的眼中流露出后的喜悦 之情。 我们从国家与个人切身利益的关系上看到了持久爱国心的 真实源泉。今天,从那些以尊重每个个体生命的价值, 每个的、幸福和安全为立国原则的国度,从那些到 处都能使人感到有祖国存在的地方,我们很容易发现:无须 宣传、无须,人们身上自发的就广泛具有这样的爱国热 忱。 我经常看《环球时报》 ,的文章大都忘记了,然而 2006 年的一篇报道至今记忆犹新。这篇报道将我一辈子! 伟大的:新摩西行动接黑回家 环球时报驻耶撒冷记者 刘洪 据《圣经》记载,远古时代,在先知摩西率领下, 逃出埃及,来到“流着奶和蜜”的土地--巴勒斯坦。现在, 以色列将采取新“摩西行动” ,把近两万名埃塞俄比亚 剩余的黑带回以色列。这也将是新世纪以色列乃至世 界最见规模的集体行动。 在不久前召开的以色列内阁会议上,以色列总理沙龙和外 长沙洛姆敦促有关方面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尽快将这些黑人 护送回国。以为此成立了一个包括多名内阁的 特别委员会,负责整个接收安置事宜。沙洛姆上月更是前往 埃塞俄比,就大规模计划与埃协商。以色列内 阁 16 日召开会议,通过了内政部长伊沙依提出的“紧急接 收”2 万名埃塞俄比亚的计划,并决定成立一个以伊 沙依为首、我爱我国家由接收部、、住和、财政部 以及犹太办事处官员组成的特别委员会,负责领导整个接收 安置计划,从而拉开了以色列历史上第三次大规模接收埃塞 俄比亚的序幕。 目前,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难民营和北部 城市的“黑色”缺乏必要的食物和医疗设备,很多人 居住在破旧的帐篷中, 处境, 因此以方认为接收行动 “刻 不容缓” 。 这些黑皮肤,被称“法拉沙人” 。这是古代的埃塞俄 比亚人对他们带有性的称谓,我爱我国家意即被放逐者或陌生人。 过去曾有人认为他们是古代遗失的 12 个犹太部落的。 但学者们更倾向认为,他们应该是古扰太人迁徙的当地 部落,但于公前 200 年即与犹太主流分离,因此保留着 许多比分散世界的主流更为古老的传统。 20 世纪 80 年代初,埃塞俄比亚在“法拉沙人”中 和教授希伯来语, 并一些 “法拉沙人” 是 “犹 太复国主义间谍” ,也经常受到并遭监 视。同时,法拉沙人的经济状况极端恶化。许多人生活在干 旱、 和战乱中。 他们的引起了以色列国内极大关注。 1984 年 11 月 18 日到 1985 年 1 月 5 日, 以色列情报机关 “摩 萨德” 成功地策划和实施了 “摩西行动” 。 埃塞俄比亚的 8000 余名“法拉沙人” ,其中主要是青壮年男子,乘坐原始的牛 拉车经长途跋涉抵达苏丹境内,再由以军偷偷空运到以色 列。 在以色列总理沙龙的办公室采访时,我就看到当年“摩西 行动”的照片:巨大的飞机机舱里,所有的椅子都拆除,挤 满衣着褴褛的法拉沙人,许多人眼中还闪现着惊恐。在这张 照片旁边,则是以色列建国和拉宾签署[奥斯陆协议]照片。 以色列官员告诉我,从这一点,就可见这次行动对以色列的 重要意义。能从敌对国家成功运送这么多回国,确是一 个奇迹! 据一些法拉沙人讲,当时,以色列都前往机场,迎接 这些与犹太主流了 2000 多年的“回家” 。当时 的以色列总理沙米尔说“这对我们、我们国家、世界所 有来说,都是一个重要时刻。 ”由于情报泄露, 伯国家对苏丹压力, “摩西行动”未能继续实施,1.5 万 名“法拉沙人”未能离开埃塞俄比亚。 “摩西行动”未能完成的一个后果就是大量“法拉沙人” 与其亲人两地分居,为了帮助他们家人团圆,以一直努 力埃塞允许“法拉沙人”离境。作为交换, 以色列给予埃塞俄比亚军事和经济援助。20 世纪 90 年代, 埃塞俄比亚内战不休,法拉沙人再次处境,以经过 谈判, 向埃塞俄比亚提供了一批包括 100 辆 T-55 坦克及埃塞 俄比亚空军所急需的零配件在内的军事援助,埃塞开始 同意“法拉沙人”前往以色列探亲。 1991 年,以色列的埃塞俄比亚叛军进逼法拉沙人集中 的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总统门格斯图宣布辞职,形势千钧一 发。以色列随即开展“所罗门行动” 。由直接拨款 1 亿 美元,向以色列租用 34 架大型客机,在短短 36 小 时之内马不停蹄地把埃塞俄比亚境内 14324 名“法拉沙人” 接运到以色列。 这也是以色列历史上单日运送最多的一次行动。 在 “所 罗门行动”结束数十小时后,亚的斯亚贝巴就陷落了。以色 列人感叹:如果不是这一大胆行动,法拉沙人将凶多吉少。 到目前为止,共有约 8 万法拉沙人生活在以色列。从 1998 年起,以色列改变大规模接收法拉沙人的政策,代之以 个案,申请方案。但这种申请方案,使许多法拉沙人无法来 到以色列。这引起了法拉沙人和以色列的不满。在 沙龙办公楼外, 经常有的法拉沙人, 他们告诉记者, 他们的亲人都还在埃塞俄比亚,必须在中 有所作为。 以色列属发达国家,国内生产总值居世界前列,绝大多数 人口都受过大学或大学以上教育。但法拉沙人则来自世界最 不发达国家,许多人甚至从未见过电视,自来水等设施。许 多在以色列的法拉沙人告诉我,他们第一次乘飞机就是乘坐 以色列的运输机。 为使法拉沙人融入以色列主流,以色列先把他们安 置在中心,让他们学习希伯来语及一些技能,然后 再把他们安排到以色列各地,使他们能够通过劳动成为 一部分。仅教育开支一项,以色列就付出了数十亿美元。 但总体来说,由于受教育水平比较低,法拉沙人生活在以 色列的最底层。 许多人靠体力吃饭, 他们一般是大家庭, 小孩多,此外单亲家庭比重也较大,失业率也很高。2002 年 年底以色列议会“收入不均调查委员会”公布的一份报告显 示,埃塞俄比亚数在 8.5 万人左右,其中 92%的 埃塞俄比亚从事低收入工作,他们与游牧部落 贝都因人和一般不从事工作的极端正统派一起 构成了以色列的“”阶层。 尽管生活困难,但法拉沙人却非常朴实,勤奋,以我的观 察,他们可能也是最诚实、最刻苦耐劳的。 图:以色列总理沙龙和迎接归来 =600){this.height=parseInt(this.height*600/this.width);this.widt h=600;this.style.cursor=pointer;} =600){this.height=parseInt(this.height*600/this.width);this.widt h=600;this.style.cursor=pointer;}

    原文标题:你爱这个国家这个国家爱你吗?-我爱我 网址:http://www.chuaichai.com/a/sannianji/2020/0214/1013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