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考试网

    三次打镇关西中如郑屠切出了十斤寸金软骨鲁达还提要求吗?

    来源:http://www.chuaichai.com 发布时间:2020-02-14 点击数: 143

      如果十斤瘦肉、十斤肥肉都剁成臊子,郑屠(又名镇关西)能够办到,那么十斤寸金软骨是猪的肋小排骨,一只猪也只有2根左右,真的要剔将出来,十斤寸金软骨得要十头猪才能凑足数,郑屠只是一个猪肉摊贩,备不下这么多货。

      另外,郑屠虽然惧鲁提辖威风,但头脑不傻,一般都是糖醋、红烧,何曾见过剁成臊子?而且这臊子也难剁,骨头渣子到处纷飞,10斤猪排不一定能出5斤臊子。

      傻子都能看出来了,鲁提辖是故意寻衅滋事来了。不过,这郑屠与鲁提辖平素并没有什么,他想不出会得罪鲁提辖的缘由,因此还赔笑问道:却不是特地来消遣我?

      鲁提辖等的就是这句线斤臊子在手,换做平,此时都不能按捺的住了。只见郑屠大怒,两条忿气从脚底下直冲到顶门,从肉案上抢了一把剔骨尖刀,作势要拼命。鲁提辖早有防备,站到了大街上。

      首先,磨人锐气。20斤臊子,让郑屠直直切了一个上午,到了中午饭罢,连口茶水都没吃。这郑屠手臂受累,已使不出多少力气,这是疲敌之计。

      其次,自保之计。鲁提辖早已料到郑屠火起,作为一个屠夫,玩刀自然正常不过。在无明业火冲到头顶,郑屠已经顾不到许多,提起尖刀就往鲁提辖身上刺来。鲁提辖早就撤到大街上,是让更多的人看到,郑屠先持刀。持兵者凶,先把郑屠的身份坐实,这样鲁提辖就可以有一个正当防卫的说法。

      最重要的一点,争取时间。让郑屠的伙计不敢直言相告,使得金老汉妇女有时间离开。“,这鲁提辖本已经在店里揪住了郑屠的伙计,看了两个时辰,约莫着走远才来修理郑屠。

      这郑屠,是一个屠户。在古代,能当屠户应该是一个很体面的工作。因为吃肉的大多是公家人,借着这层关系,屠户基本上都是黑白两道通吃。历史上有名的屠户有好几个,东汉的大将军何进、蜀汉的车骑将军张飞都是屠户出身。所以这样一个屠户能够做到“镇关西”,听名头就像是当地的组织。

      金老汉妇女即使能走脱一时,却难走脱一世。这郑屠如果不被打服,必然还要来寻金老汉妇女的晦气。从强抢强卖金氏妇女就可得知这郑屠毫无底线,白睡了人家三个月,还要别人倒贴钱。即使金老汉妇女卖唱攒够了三千贯钱,这郑屠也不会放了人家,比如说加收利息,金老汉父女将永无宁日。郑屠有契文在手,即使打官司也打不赢啊!

      既然鲁提辖管了事,必然要做到底,不会是随意修理一下就完的。郑屠不死,他的就不会,这件事就没有个了结。鲁提辖提到的最后一个要求,已经是最后通牒了,因为郑屠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只要郑屠露出一点不满的神色,鲁提辖随时都可以发难。

    原文标题:三次打镇关西中如郑屠切出了十斤寸金软骨鲁达还提要求吗? 网址:http://www.chuaichai.com/a/yinianji/2020/0214/101232.html